现金贷死灰复燃,花样马甲玩法多

时间:2018-12-07 21:11 来源: 作者:admin

摘要: “我去年真是白死了!”某现金贷公司老板孙伟一边说着,一边狠狠地把烟头摁进了烟灰缸。此前,孙伟拥有一家小型现金贷平台,2017年4月份上线, 11月份时就做到月放款一个亿;产品简单粗暴,额度1000元,期限分7天和1 ...

“我去年真是白死了!”某现金贷公司老板孙伟一边说着,一边狠狠地把烟头摁进了烟灰缸。

此前,孙伟拥有一家小型现金贷平台,2017年4月份上线, 11月份时就做到月放款一个亿;产品简单粗暴,额度1000元,期限分7天和10天两种,用户借1000分别到手900及820。虽有高达30%左右的逾期率,孙伟仍赚到手软。

然而,2017年11月21日,孙伟的好日子戛然而止。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发出特急文件,要求各部门一律暂停批设网络小额贷款公司。

2017年12月1日晚,《关于规范整顿“现金贷”业务的通知》正式下发。《通知》对“无场景依托、无指定用途、无用户群体限定、无抵押”的小额现金贷业务实行了一刀切,同时,划定了36%的利率红线。业界称之为死亡通知书。

那一夜,对于所有的现金贷平台都是不眠夜,他们要转型、要调整、要连夜催收。无数平台集合所有员工商量对策,上线添加场景后的新产品。

那一夜,所有的借贷论坛如卡农、我爱卡等一片欢腾,老哥们欣喜如过年,到处都是呼吁老哥不还钱的帖子,反正谁也不知道明天和平台倒闭哪一个先来。

现金贷行业一夜入冬,所有平台逾期率直线攀升,从30%暴增到60%-70%。

在将之前的利润大幅回吐后,孙伟选择了退出。“风险太大,一是监管层不让干,二是钱放出去收不回来,入局早的还好,入局晚的裤子都给赔掉了。”

然而,让孙伟懊恼的是,现金贷并没有死,不但没有死,还出现了诸多新玩法。

现金贷新玩法

新政之后,现金贷行业哀鸿遍野,众多平台选择自我了断,也有部分平台选择倔强的活下来。全天候科技发现,目前国内的现金贷平台基本呈现如下三个发展方向。


降息合规加场景,转型导流当贷超


新流财经曾对20家曾经的头部现金贷平台进行了调查。结果显示,有12家平台继续放款,但都在控制规模,7家平台向To B的金融科技转型,6家平台出海谋出路,3家平台转型做贷超。


现金贷死灰复燃,花样马甲玩法多1

一家第三方大数据服务公司的商务总监崔永浩告诉全天候科技,“从数据调用量来看,大的现金贷平台都在控量,放贷规模稳中略降,而且都只做合规产品,比如利率在36%以下,有消费场景等。”

另外,不少头部平台凭借之前积累的庞大用户数据转型为金融科技公司,做起了助贷业务,比如,现金白卡已经升级为“去哪借”,专门从事导流业务,类似一个线上贷款超市。

现金贷死灰复燃,花样马甲玩法多2

但现金白卡等头部平台的导流生意并不是从今年才开始的。根据行业人士称,早在2017年下半年,现金白卡就开始在业内大肆倒卖流量。收费按CPA(8元/个)+2%*N*S的方式计算,新增一个注册用户收费8元,此后借款人每借一次,现金白卡会收取借款总额2%的费用,也即,如果一个客户借款5次,每次借1000元,则收取费用为8+2%*1000*5=108元。为防止现金贷平台扣量,现金白卡还要求双方进行API对接,这个合作仅技术开发就需要要2周时间,因为条件过于苛刻,孙伟的现金贷平台放弃了合作。

“高炮口子”横行

现金贷监管政策出来后,行业消停了一阵,但从2018年春节后又逐渐冒出很多新平台,周息30%,借1000到手800老哥们都直呼良心,到手700的也很常见,堪称高利贷中的战斗机,业内人都亲切地称之为高炮口子。

宁波的王宇干的就是传说中的高炮口子。他说,“高炮口子直接从贷款超市拿流量,风控形同虚设,催收也很佛系,赌的就是大数定律。盲放1000的件均,最多逾期一半,催收再要回一半,剩下的全坏账也能爆赚。”

王宇认识的一个土豪老板,今年初才“上车” ,花30万买了一套系统,搭了一支7-8人的草台班子,催收全靠外包,投入1000万元本金做到今天,据说已利滚利做到了1个亿。老板买块表就花700万,还去了趟迪拜。

前段时间,阿里注册了一个叫平头哥的半导体公司,让大家一夜之间对蜜獾的勇猛个性印象深刻。在那之后,王宇注意到,上述土豪老板的微信头像变成了一只蜜獾,微信名也改了,现在叫“不要怂,就是干。”

可惜平头哥爽直的个性不适应现在的监管,据说在一次浙江省的扫黑除恶行动中,这位平头哥从迪拜回来后整个公司就被一网打尽了。

现金贷擦边球

李云飞是广州一家现金贷平台的老板,回忆起当时的情景他仍觉胆战心惊。“头部平台规模大,资金、导流成本低,转成大额分期还可以勉强支撑,小额短期的现金贷根本不可能做到36%的红线以下。”他说。李云飞这样算了一笔账:用户借1000元,一年利息360元,平均每个月30元,平均到每周只有7.5元。“这连注册成本都不够,更别提风控、坏账和运营等成本”,他说,“我们去年10月底感觉形势不对,降低了放款量,到11月份就停了,算是躲过一劫。”

但2018年春节之后,李云飞很快就发现了现金贷新变种——“手机回租”。

一些现金贷平台的产品,名字里通常都带有“回租”、“回收”、“回购”,比如闪电回购、蚂蚁回租、趣租租等,产品使用流程简单,用户只需几步就可完成。具体来说,用户下载其APP后,系统会自动识别手机型号,然后提醒用户将手机卖给平台;平台会评估手机的回收价格,这个价格并不是手机真实的价值,而是用户要申请的现金贷额度。用户点击申请后,提交身份信息、工作信息、运营商数据等,就可以静待放款了。

这个过程中,手机的所有权虽然转让给了平台,但手机自始至终都未离开用户,又回租了回来了,完美绕过监管对现金贷利率、牌照、场景等的限制,因为这看起来并不是一个现金贷产品。

这套系统由一个叫“指维科技”的公司开发,李云飞看到后如获至宝,立马联系对方,采购了这套系统。

在短暂的疯狂后,手机回租模式已在今年5月被监管叫停。不过新的擦边球玩法又很快出现,比如集现金贷和淘宝刷单为一体的分期商城,如今这一玩法正在进行。

现金贷死灰复燃,花样马甲玩法多3

转载请注明出处。

  关注 互联网的一些事 官方微信,回复" 2794 " 即可在微信里阅读本篇内容。

  在查找公众号中搜索:织梦58,或者扫描下方二维码快速关注。

围观: 9999次 | 责任编辑:admin

延伸阅读

关键字

回到顶部
describe